绯烟绛云

天崩地坼

SAUCE沙司:

纯亲王躺在床上,脸烧得通红。玄烨抱着他肩膀使劲晃了晃:“隆禧!隆禧!”隆禧眼睛稍微睁开一条缝。


“……皇兄……”


玄烨问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
“……身上……疼……”说完,眼睛又闭上了。福晋站在床边,手中帕子被揉成了一个球。


玄烨忙问她:“王爷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?”


“昨儿还好好的,夜里不知怎的就发起热……可能是天热吃坏了东西。”


“这样不行。”皇帝对左右说,“快去太医院叫人来治!”


侍卫骑马疾驰回宫,不多时带来两个大夫,查看把脉过后,都是眼神闪烁,但是也开好方子,熬出药来。


玄烨再去拍隆禧的脸,这次他连眼睛也睁不开了,只是嘴唇动了动,发出“嗯”的一声。


“把药喝了,医好病,咱们再上关外打猎。”皇帝把小碗搁到他嘴边,慢慢把药汤喂下去。


福晋犹犹豫豫地问:“皇上,要不要请人来做法?”


皇帝回头看两个御医:“别闲着啊!你们还有别的治法没有?”


两个大夫面面相觑,过了一会刘声芳说:“要不……再试试针灸?”


玄烨冷笑道:“难道你是在问我吗?”


刘声芳“噗通”一声跪下了。


曹寅上前劝道:“我看……不如先通知太后吧?”


皇帝眉头紧皱,又把手放在隆禧额头上一会,点了点头。


午时皇帝骑马回皇宫,过了一个时辰又回到王府,福全常宁皆已等在院子里,喇嘛和尚道士也聚了一堆,各按一种调子念着经,烟火缭绕乱七八糟。


皇帝对福晋说:“我已经对太皇太后说了,老祖宗急得了不得,吩咐我再回来看着。眼下王爷情形如何?”


福晋搂着小世子,只是哭着摇头:“……益发不好了……”


玄烨忙跑进内室,果然隆禧已经面色发青,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。他觉得头皮和后背都变得麻木又冰凉,脑袋里嗡嗡的,脚下一软就跪在床边,小声朝隆禧耳朵里喊:“七弟……七弟……”


对方不回答他,喇嘛和道士在屋外鬼哭狼嚎。


曹寅搬了椅子来,把皇帝扶起来坐着,听见他喃喃自语:“……怎么一个个的,说没就没了呢?”


曹寅不知该如何回话,只好盯着纯亲王,一直盯到他胸口终于不再起伏了为止。




太皇太后得了消息,哭得喘不过气,抓着玄烨问:“怎么安排的?何日发丧?我得去看看他!”说着就要往外走。皇帝赶忙抱住她腿阻拦:“弟弟没了,已是无可奈何之事!老祖宗更该保重身体!一旦劳顿悲伤,再有个好歹,孙儿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!”


老太太哭道:“自从你阿玛去后,我总共就养了你们四个……谁成想他还走在我前头呢?”


福全也哭着说:“皇上说的很是!老祖宗的心意,弟弟在天之灵总会知道。再说出殡丧葬的排场都是外物,是弄给外头人看的,宫里自然有人去办,哪里还能不周全呢?”


玄烨也说:“老祖宗放心,明天我去给隆禧主持丧事。”一面招呼苏麻来扶太皇太后。


不料太皇太后又拉住他说:“好,我不去,你也不许去!留在这里陪我。”


“我不去不大好吧?”玄烨为难地说。


“有什么不好?就说是我的旨意!”太皇太后赌气道,“你今日已经送他走了,这就很周全!剩下的事让别人去办。”


她又看见曹寅在边上站着,抹了把泪对他说:“从前你们都是在里间碧纱橱里睡的,一处吃一处玩,那个时候多好啊……今天也还是这么睡,跟从前一样,就当陪陪我。”


曹寅忍了一天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。


皇帝罢朝三天,一直在慈宁宫里住着。曹寅却突然想起他弟弟曹荃。


曹荃在内务府库房里管事,遇上丧事比平日忙些,稍不留神就会出错,所以忙了半天才发现他大哥在门外站着。


曹寅挠了挠头,把一个小盒子放在桌上:“暹罗国进贡的茶叶……皇上赏的,你拿去喝吧。”


曹荃微微笑了笑说:“我倒也不缺这些东西……”


一时有人拿牌子来领东西,曹荃就赶紧记下,仔细查看过方让他取走,又对曹寅说:“大哥,你就跟爹服个软,回家来住吧!父子哪有隔夜仇呢?”


曹寅有点不敢直视他,看着自己的脚尖说:“我在外头置办了住处了。”


曹荃点点头:“我知道……反正你现在跟着那个人,肯定也不会缺钱花。”


曹寅张了张嘴,又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,最后只是问:“子猷,爹娘现在身体好吗?妹妹也还好吗?家里没什么事吧?”


曹荃笑道:“大的事情倒也没有,只是爹说能不进京述职就不来了……家里之前还说要给你娶媳妇,已经订了人家,后来也没再提起。”


“是吗……”曹寅皱起眉头,“你可知道订的什么人家?”


曹荃直发笑:“我也不知道啊……要不你写信去问问爹?”


此时又有一队人来领东西,曹寅看着一时半会不能完事,喊了句“得了空再来找你。”便离开了。


皇帝近来总恹恹的,干什么都没兴致,一直躲在瀛台避暑,日里不过看看书听听曲。曹寅一回来,果然见他又在躺椅上歪着,手里举着一本书,他就拿了一把扇子在边上扇。


“嘶——嘶——”知了在窗外叫着,一阵阵荷花香味飘过,曹寅眼皮就开始往下耷拉,摇摇晃晃,摇摇晃晃。


玄烨说:“你别晃我。”


“……我没有啊?”曹寅抬起头。


忽然地面剧烈震动起来,上下左右摇晃,天边传来“隆隆”巨响,皇帝刚站起来又摔倒了。外面有太监尖着嗓子喊:“地震了!地震了!”


曹寅一下子明白过来,抓起他就往外拖,顾不上什么仪态体面,连滚带爬逃到屋外空地上。刚站稳,紧接着又是一波剧烈震动,众侍卫又摔得四仰八叉。


“别起来!都趴着!先趴着!”纳兰成德大声喊。


房顶砖瓦接连掉下来,城里四方升腾起黄色的沙土,不远处白塔正歪着倒下去,没入水中……轰鸣之声不断。


天崩地坼,这回是真的天崩地坼!


伊达满脸是灰,哭着说:“我家里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!”


对了,曹荃!舅舅还在京城!


一波震动稍微平息,纳兰成德爬起来就要跑。


“站住!”玄烨大声呵斥,“曹寅!拔刀!”


曹寅看看他,犹豫着把刀拔出来。


“现在都不许走!都在原地待命,谁敢走杀了谁!”



评论

热度(44)

  1. 月观云SAUCE沙司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小白杨꒰๑´•.̫ • `๑꒱我站的西皮全世界最般配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我站的西皮全世界最般配绯烟绛云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绯烟绛云SAUCE沙司 转载了此文字